三四线城市将成消费主力军

  十九大以来决策层对更平衡发展的推动,以及笔者调研团队开展的逾3300份居民调查,均验证了小城市将更大、更富、更敢花钱。

邢自强/文

笔者于一年前曾分析了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中的“黑马”动力:小城市消费升级。如今回头看,十九大以来决策层对更平衡发展的推动,以及笔者调研团队开展的逾3300份居民调查,均验证了小城市将更大、更富、更敢花。

笔者预计三四线城市的居民消费将从2017年15万亿元人民币的水平翻两番到2030年45万亿元人民币,成为今后十年消费的主力军。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长江中游、成渝地区和京津冀等五个城市群中的三四线卫星城有望继续领跑。

  

首先,三四线城市将变得更大。更灵活的户口政策,以及更高的生育意愿将使三四线城市的人口增速持续高于一二线城市。数据显示过去数年三四线城市人口增速保持强劲,与此相比,一二线城市的年均人口增速已减速,2017年北京和上海的常住人口甚至同时出现负增长。

其次,三四线城市居民收入提高,向一二线城市收敛。十九大提出的实现更平衡的发展,笔者预计,从三个方面有望促进中小城市的就业和工资增长。

1.城市群的发展:当前我国城市发展策略,已从集中发展大城市逐渐转变为城市群的发展,即中心城市通过高效的大型公共交通网络连接周边卫星城,形成紧密联通的经济体。城市群的发展不仅有助于纾解中心城市人口过于密集、交通淤塞、污染严重等问题,也能通过产业再布局,给周边成本相对低廉的卫星城市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

2.基建的互联互通:高铁、移动网络升级,以及物流改善正加速促进大小城市经济一体化。根据政府规划,高铁总长度将从目前的2.5万公里扩展至2020年的3万公里,基本覆盖1百万人口的小城市。这对当地经济的溢出效应巨大:笔者测算,高铁的普及每年为中国的铁路出行者省下了30亿个小时。铁路发展也带来了物流的改善。目前跨城快递的费用已经下降到只有平均9块钱每个包裹,跟同城价格类似。同时,移动互联网也将在未来两三年逐渐从4G投资升级至5G,在促进网购的同时,也普及了多种在线服务平台,大大缩短了大小城市间消费体验的差距。人的流动、物流、信息流三者大幅改善,为小城市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人流。

3.公共服务均等化: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同时,精准扶贫也是未来三年的重要攻坚战之一。笔者认为,对三四线城市、卫星城提升公共资源和服务水平,是题中应有之义。

考虑到以上因素,三四线城市的人均年收入将从目前的3.2万元人民币上升至2030年的7.3万元人民币,且与一线城市的收入差距也将从目前的一半左右降至三分之一。

第三,三四线城市市民将更敢花钱。大摩调研团队在去年下半年开展了逾3300份居民调查,印证了这一判断:得益于相对可承受的住房价格、户口(及相关社保福利)的灵活性,小城市居民边际消费倾向高。此外,智能手机、电子商务的普及,也将帮助克服小城市传统零售渠道匮乏、产品可获得性较低的劣势,进一步释放消费需求。

1.对可选消费和服务的需求更强:据调查结果,住房支出是一二线城市居民的头号支出,但在三四线城市仅排在第四位,排在日用品、教育和可选消费(譬如旅游、外出就餐、耐用品、医疗)之后。在“未来收入增加会怎么花”这个问题上,小城市的居民更倾向于旅游和教育。此外,高达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计划在今后两年购买新车,高于一二线城市的比例(不到四分之一)。

2.极高的互联网使用度:三四线城市互联网普及度与大城市基本伯仲之间,互联网媒体对于大小城市居民同为最重要的购物参考来源。更有意思的是,相对于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居民更加依赖互联网作为娱乐的媒介。

最后,在三四线城市的大军中,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长江中游、成渝和京津冀等五个城市群的卫星城可能将更具发展潜力。我们的调研结果同时显示,在未来三年至五年向往移居到其他小城市的居民中,有一半选择了这五个城市群的卫星城,远高于其他地区的比例,这也许反映了这些城市较好的就业前景。东京都市圈和加州湾区等国际经验表明,得益于更紧密的基建连通、相对合理的生活成本以及政策支持,卫星城的人口增速将在经济结构升级期长期高于中心城市。笔者预计,随着高铁网络的铺开和政府继续平衡区域发展,我国的城市群也将呈现类似的发展轨迹。

(作者为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编辑:王东)

  (本文首刊于2018年3月19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责编 | 苏月 yuesu@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jyiai.com